小调网

明星

当前位置:  女人网 > 明星 > 明星八卦

“举报者”杨奇函被“举报”之后

明星八卦

2020-05-25 16:27:34

来源:女人网

责任编辑:先投

杨奇函是谁?清华大学高材生,之前参加了很多档综艺节目,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奇葩说》,他在节目中的表现我有看过一些,说话喜欢引经据典,逻辑性一般。节目中大家都喜欢“踩他一脚”,或者说以讽刺他为乐,他的心态倒还挺好,总是自嘲,渐渐地,这也成了他的人设。

杨奇函是谁?清华大学高材生,之前参加了很多档综艺节目,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奇葩说》,他在节目中的表现我有看过一些,说话喜欢引经据典,逻辑性一般。节目中大家都喜欢“踩他一脚”,或者说以讽刺他为乐,他的心态倒还挺好,总是自嘲,渐渐地,这也成了他的人设。
  综艺节目嘛,总是要立人设的,这些东西都别信,那背后都是有综艺导演给你安排好的。
小调网  前一阵子另一位《奇葩说》选手邱晨因为“港独”事件被群起而攻之,杨奇函是这一事件中的关键人物,他在微博上发了这样一段话:“得知曾经很尊重很喜爱的人有港独倾向,很震惊,很气愤,很遗憾。道不同不相为谋。”


之后很多网友对于杨奇函的发言提出了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杨奇函这是割袍断义,和政治立场不同的人划清界限;也有人认为杨奇函是落井下石,虽然和邱晨称不上是好朋友,但好歹也是有交情,而且都在同一档节目中出现,这个时候跳出来发表意见抨击别人,不过是为了享受引导舆论带来的快感罢了。
  英雄还是小人?杨奇函的形象被简单的善恶二元论定义了。
小调网  在这当中,很多人误以为邱晨这件事是杨奇函举报的,但梳理了一下事件其实并不是,杨奇函只是最早的发声者之一,不过姿态实在令人不适,这就像你做了一件违反公司规定的事情被批评,第一个跳出来发朋友圈与你绝交的是和你同组的同事,这事情不仅当事人看着不爽,旁观者代入到自身也会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更何况,这件事还上升到了政治立场的大是大非。


很多人给杨奇函戴上了“举报者”的帽子,其实并不精确,但信息时代,大众急于想要给一些人贴上标签,“举报者”这一猎奇的名号,无疑会令给出标签的人获得一定的满足感,再加上杨奇函一直以来的人设并不十分讨喜,有人甚至来攻击他的相貌猥琐,说他长得就不像好人,“举报者”这一称号冠在他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当然这件事只是一个前奏,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重点,关于杨奇函在邱晨事件中所扮演的形象,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我也有我的答案,因为涉及到政治立场的讨论,在这里就不多谈了。不过接下来要说的刚发生的事,我的答案很明确,可以说给你们听。
  今天微博上有一则经过剪辑的视频流出,是杨奇函本人的一段录音,他说自己本人和邱晨个人没有任何恩怨,之前那件事得罪的最主要群体是同性恋群体,因为同性恋群体对自由民主这些东西要求很高,《奇葩说》的主力群体就是同性恋,经此事件他对同性恋群体产生了有色眼镜,甚至称这一群体是社会不稳定因素。
  同时他还提出了一个颇为有趣的理论:人生只留3个好同性恋的名额,其他的一律视为仇敌。录音一出,舆论哗然,杨奇函又成了众矢之的。我看到好多群里的朋友为这事引发了骂战,可以说近期杨奇函每次出现都会引发一波观点对立。


这件事咱们一层层逻辑来说,先说杨奇函本人录音中的这段话,我本人是绝对不认同的,而且很多人应该都不认同。我是个朋友口中的“钢铁直男”,但对于LGBTQ+群体一直持包容和开放的态度,我们之前公众号也多次写文章来为性少数群体发声。社会在进步,我们需要更多元的声音和现象存在,尤其是在爱人和性取向这件事上,从来不应该单一,这是上天赋予每个人的权利。
  杨奇函作为“恐同者“,其实从社会元素的角度来说也有存在的必要,而且这也是他私人的选择和观点,他可以不喜欢同性恋,甚至讨厌同性恋,但因为一些事件将同性恋群体上升为社会不稳定因素,未免过分夸大,甚至有些过激。作为一名高等学府的学子,且参加过倡导多元化的节目,他展现出了极为狭隘的视野。更何况他还是一名公众人物,说的话可能会影响到粉丝对于现象的观点和看法,他确实应该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有人会说这应该是他自己私下和朋友说的,在背后发发牢骚有什么错的?哪个人没在背后吐槽过自己的老师和领导?更何况之前杨奇函还是因为邱晨事件被拎出来骂,因为发表个人观点就要被网暴,这也太冤了吧?于是我们需要理清这件事中的第二层逻辑,这个录音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虽然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消息来源证明这段录音是谁录的?被剪辑的内容多吗?是否有引导杨奇函发声的嫌疑?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事和前几年央视主持人“毕福剑事件”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被自己信任的人所“举报”,环境应该都处于比较私人化的场合。


这件事中的“举报”和杨奇函对邱晨的“举报”性质有点近似,虽然都不是最直接的“举报者“,但都在某种程度上因为自己的举动对于话题中心的人物产生了较为恶劣的影响,而且方式也引发了极大的争议。所以我在这里将”举报者“和”举报“都打上了双引号,以此来代指这样一种行为。
  很讽刺的是,大家都不希望自己的身边有杨奇函这种“割袍断义“的朋友,但会发现,其实”杨奇函“们的身边也还有”杨奇函“的存在,”杨奇函“仿佛成为了一种社会群体,他们悄无声息地潜伏在你的身边,然后在不经意之间捅你一刀,推波助澜让你身败名裂。
  这是一种细思极恐的循环,大家对于“举报“二字都持有一种极为审慎的态度,而现在岌岌可危的风气使得这种态度更加微妙,甚至会在发声时开始提防自己的家人与朋友。事实上真正的举报是一件有助于改善社会风气的事,但现在某些时刻”举报“正在无限度地接近于”揭发“,二者之间的界限正在越来越模糊。”举报“正在成为一个令人生厌的贬义。


录音一出,杨奇函又被新一轮攻击自是不用说的,他自己也在微博上专门发了一篇文章,说自己被偷偷录音、恶意剪辑,他自己也没有电话录音的习惯,现在既然被放出来,自己说错了话,就应该挨骂,同时还写了很长的一篇诗,取名《反思录》,不得不说,这诗写的还挺有意思的。
  其实可以看到杨奇函这次的“翻车“和之前助力邱晨”翻车“的方式有点近似,甚至有一种《天龙八部》中慕容世家”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感觉,录音的放出、舆论的引导、热搜的发酵有种被安排好的感觉,朝着不可收拾的方向进发。一切都像被安排好了一样。
  对,就是这种感觉,一切都像被安排好了一样。有人怀疑是之前支持邱晨的人想要用相同的方式毁掉杨奇函,虽然这只是一种感觉和假设,但如果是真的话,那可以证明一件事,在当下有计划地毁掉一个人是多么容易。我们每个人都可能被设计在一场精心设计的“杀局“之中成为”杀人“的工具,也随时可能被”杀局“杀掉。


所以别小看了杨奇函这一件事,这当中现在至少可以看到三层令人不寒而栗的逻辑,第一层:当下这个一直倡导多元化的社会仍有人以极大的恶意看待着不同于自身立场的群体,甚至会放大到政治层面,以此来进行攻击。
  第二层,“举报“正被污名化,而且就潜伏在我们的身边,无处不在。大“举报”时代正在以越来越令人匪夷所思的方式来临。这种现象如果流传开来,那恶劣的影响可能会超过我们的想象。
小调网  第三层,“杀掉”一个人越来越简单,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可能因我而死,而杀人的利器,就是手机或电脑键盘。


这几件事我们之前可能都曾经或多或少地见证过,但当汇聚到一起的时候才会惊觉,原来我们每天都在“杀人”和“被杀“的边缘徘徊。
  可能我们与最害怕经历的年代,只有一步之遥。

相关阅读

猜您喜欢